安卓如何上中文版 – 錫谷數字貨幣交易平臺|最具信譽的數字貨幣錢包|正版

8月20日消息,由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舉辦的“2022夏季峰會”在京舉行。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理事長、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主任、原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出席會議并發表演講。

尚福林表示,總體上,我國宏觀杠桿率的同期增幅明顯低于其他主要經濟體。分部門看,由于實施更加積極和有為的財政政策,采取了一系列穩企業、保就業措施,政府部門和企業部門的杠桿率增長相對較快,要關注逆周期調控政策對我國債務增長及其產出的影響。因此,要實現貨幣政策的有效傳導,引導資金精準流向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防止資金空轉,脫實向虛。

以下為嘉賓發言全文:

各位來賓:

大家上午好!首先,代表財富管理50人論壇歡迎各位嘉賓出席本次夏季峰會。

兩年多的新冠疫情讓世界經濟正面臨二戰以來最嚴重衰退。今年上半年,受到新一輪疫情和俄烏沖突等超預期突發因素影響,國內經濟面臨嚴峻挑戰。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各個方面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加大宏觀政策調節力度,有效實施穩經濟一攬子政策措施,疫情防控總體向好,經濟運行逐步企穩。從上半年的情況看,一二月份經濟恢復好于預期,三四月份受超預期因素影響,主要指標下滑明顯。隨著穩增長政策落實見效,五月份以來經濟運行逐步改善,積極因素積累增多。同時,經濟下行的壓力仍然存在,對金融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戰和要求。借此機會,我對三個方面的問題談一些個人看法,供大家參考。

第一,不斷提高金融服務效能,更好支持經濟穩定發展

加強金融服務對支持經濟復蘇至關重要。疫情以來,為服務實體經濟,穩住經濟大盤,金融部門做了大量工作。保持了合理充裕的流動性,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質量和效率均有所提升。與此同時,從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結構上看,存款增長快于貸款,這其中有財政政策的影響,從7月份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結構上看,財政政策的影響是比較明顯得。中長期信貸增長偏弱,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居民缺少投資渠道,實體經濟有效信貸需求不足,市場預期轉弱影響投資消費意愿等挑戰。人民銀行最新發布的城鎮儲戶問卷調查顯示,傾向“更多儲蓄”的居民占58.3%,較一季度提高3.6個百分點,處于20年來較高水平。與此相呼應,今年上半年人民幣存款增加18.82萬億元,同比多增4.77萬億元。其中,住戶存款增加10.33萬億元,創出近三年同期新高。另一方面,從二季度銀行家調研問卷也可以看出,貸款總體需求指數為56.6%,較一季度下降15.8個百分點,各行業以及各類型企業的貸款需求均有下降,銀行部門面臨資產荒,與目前社會融資結構表現相匹配。

為此,在加大金融支持力度的同時,更應當關注金融服務效能。要繼續緊扣高質量發展的主題,著眼于擴大有效需求,增加和改善金融供給,推動經濟實現質的穩步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長。一方面,支持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發展。引導更多資金投向先進制造業、科創企業,更好服務關鍵核心技術攻關企業和“專精特新”企業。支持基礎設施和重大項目建設,做好“十四五”規劃重點領域和重大項目融資保障。另一方面,著力滿足新時期金融服務需求。繼續引導銀行保險機構強化小微企業和“三農”金融服務。當前形勢下,小微企業面臨的經營環境更加困難,同時小微企業又承載著幾億人的就業,影響著居民消費支出。從這個意義上講,支持小微企業渡過眼前困難,才能穩住就業,增加居民消費支出。要進一步鞏固拓展金融扶貧成果,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做好新市民金融服務。同時,針對醫療、健康、養老、教育等領域金融需求,探索創新金融服務產品。發展財富管理市場,豐富投資理財渠道,不斷完善投資市場環境,培育價值投資和長期投資理念,降低預防性儲蓄意愿,促進居民儲蓄向投資轉化。

第二,穩定宏觀杠桿率,保持債務總量與經濟增長匹配

宏觀杠桿率是個金融穩定指標,反映了一個國家各個經濟部門的債務規模與經濟發展的關系。從國際上來看,全球經濟增長弱于預期。世界銀行日前將2022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從此前的4.1%下調至2.9%。新冠疫情使很多國家的債務達到創紀錄水平。特別是政府部門債務方面,世界各國政府為幫助家庭和企業抵御疫情的經濟影響,大幅增加開支,通過發債彌補預算赤字,政府債務不斷增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4月發布的《全球金融穩定報告》中指出,去年新興經濟體政府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平均已上升至創紀錄的67%。與此同時,主要發達經濟體長期實行高度寬松的貨幣政策,加劇了通貨膨脹,也導致新興經濟體的財政空間變得相對有限。按照國際清算銀行(bitpie錢包正版app)數據,2021年末,美國(bitpie錢包正版app) 、日本(bitpie錢包正版app)、歐元區(bitpie錢包正版app)杠桿率分別比2019年末高25.7個、39.5個和21.4個百分點。隨著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轉向,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脆弱性增加,有可能進一步加大債務風險,對全球金融穩定產生消極影響。

從國內情況看,我國在經濟高速增長階段,也曾面臨杠桿率大幅攀升。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穩步推進去杠桿取得較好成效,也為抗擊疫情創造了寶貴的政策空間。我國宏觀杠桿率在疫情發生后也出現了階段性上升,達到2020年280.2%的高點后,隨著經濟企穩宏觀杠桿率連續下降。今年上半年,為應對復雜局面,宏觀杠桿率再次有所攀升,上升至一季度逼近前期高點。

雖然總體上與國際比較看,我國宏觀杠桿率同期增幅明顯低于其他主要經濟體,仍需要密切關注其他經濟體因債務增加、經濟放緩所表現出的共性問題。分部門看,由于實施更加積極有為的財政政策,采取了一系列穩企業、保就業的措施對沖疫情帶來的影響,政府部門和企業部門的杠桿率增長相對較快。要關注逆周期的調控政策對我國債務增長以及產出的影響。從分子端看,調控政策對債務的影響通常直接體現在當期。要堅持把服務實體經濟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實現貨幣政策有效傳導,引導資金精準流向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防止資金空轉,脫實向虛。從分母端看,調控政策對產出的影響往往有一定滯后性,經濟增速下行壓力加大,分母端仍有可能拉動杠桿率上行。為此,要繼續提升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效率,保持經濟增長穩定,使債務總量與經濟增長相匹配,實現《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的目標。

第三,防范信用風險,不斷提高資產質量

黨的十八大以來,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取得了階段性成果。銀行業持續加大不良貸款處置力度,為當前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提供了重要支撐,同時也為金融進一步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創造了空間。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在2020年三季度達到1.96%的高點后,已連續6個季度下降。從我國不良貸款率指標構成上看,2021年各項貸款規模比2019年末增長了25.8%,不良貸款余額有所增長,不良貸款增幅小于各項貸款增幅。從國際情況看,目前大多數國家的不良貸款率均處在相對較低的水平,主要是由于政府為應對疫情增加信貸供給,同時采取償債延期等支持政策避免了貸款集中違約的結果。

接下來值得關注的是,一方面,隨著經濟下行壓力映射到金融領域,銀行不良貸款反彈壓力將會持續增加。受經濟下行和行業景氣度下降影響,信用風險可能加大。另一方面,由于實施了貸款延期等政策,操作中可能難以判斷企業經營是面臨短期流動性挑戰還是經營受到根本性影響。在這種情況下,企業的真實風險水平可能無法充分暴露,一些本應淘汰的落后產能和僵尸企業有可能得以存續,影響市場出清,進而削弱經濟活力。

資產質量這些可能的變化直接沖擊的是金融部門的穩定,特別是對地方中小銀行的沖擊更為明顯。前期部分地區中小銀行改革化險工作取得積極進展,但仍存在實際風險高于賬面水平、存量風險處置難度較大、區域風險相對集中等問題。不良資產的加快暴露,將使得中小金融機構轉型發展的包袱更加沉重,風險防控面臨更大難度。為此,一方面,要繼續做實資產分類,摸清風險底數,充分暴露不良資產,加大不良資產處置。堅決打擊逃廢債行為,維護區域信用環境和金融秩序。另一方面,要依靠深化中小金融機構改革,以改革手段破解深層次的體制機制問題,拓寬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渠道,從根本上增強風險抵御能力。

總之,政府部門、金融部門、企業部門與家庭是相互影響的。在充滿不確定性的背景下,這些影響也會表現出不同的特點和相關度。我們要更加關注這些變化,及時研判,采取應對措施。

最后,祝本次峰會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 版權聲明
THE END
喜歡就支持一下吧
點贊13 分享
評論 搶沙發
頭像
歡迎您留下寶貴的見解!
提交
頭像

昵稱

取消
昵稱表情代碼圖片